返回

帝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屠不语(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屠不语(下)

    南怀仁眼热归眼热,他可不想成为“月涡阳轮功”的牺牲品,大家都知道,一旦修练这功法,陷进去之后就难于再出来,最终是成了废物!

    对于南怀仁的吃惊,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没多说。

    第二天,李七夜早早起来,如平常一样早起修练,但是,李七夜刚开门,门外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人无声无息地站在门外,这把从容的李七夜都吓了一跳。

    一个老头,看那模样,只怕是有五六十岁,老头穿着一身的葛衣,脸瘦无须,一双老眼烁矍,老头虽然年纪很大,但腰杆子却站得笔直,精神十分之好。

    “师兄,早上好。”老头一见到李七夜,模样倒是恭敬,对李七夜鞠说道。

    “呃——”李七夜顿时无语,一向从容闲定的他,都不由呆了一下,如果说南怀仁叫他一声师兄,那还说得过去,眼前这五六十岁的老人却称他这位十三四岁光景的人为师兄,这话咋都说不过去。

    李七夜无语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说道:“老人家,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不是你的什么师兄。”

    老人张望了一下四周,然后看着李七夜,对李七夜说道:“这里是孤峰吧。”

    “是。”李七夜只好老实地回答应说道。如果不是眼前老人精神很好,他都会以为遇到神经病了。

    “你是我们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李七夜吧。”老人还是看着李七夜,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好乖乖地老实回答,说道:“没错,我就是李七夜。”

    老人露出笑容,认真而郑重地点头说道:“那就没错了,这里既是孤峰,而你又是席大弟子,那肯定是我师兄。”

    “呃——”李七夜顿时无语,现在他可以肯定对方没有认错人,但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叫他一声师兄,这让他浑身怪怪的,浑身不舒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就在这个时候,南怀仁冒了出来,他是气喘喘地冲过来,干笑一声说道。

    当南怀仁赶到的时候,看到李七夜与老人僵在了门口,他都不由干笑了一声,然后向李七夜与老人相互介绍地说道:“大师兄,这位是二师兄。二师兄,这位是……”

    “我知道,是大师兄。”南怀仁还没有介绍完,老人打断他的话,很肯定很认真地说道。

    “呃——二师弟——”李七夜久久无语,一时间有点大脑反应不过来。

    老人点头,露出很和蔼的笑容,说道:“师兄,小弟叫屠不语,是师父座下的第二位弟子,师兄是我们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是所有第三代弟子的大师兄。”

    老人这样和蔼的笑容,都不由头皮麻,他都很想哀嚎一声叫,大爷,我才十三四岁,你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就别在我面前装嫩,自称小弟了。

    好不容易,李七夜把他的师弟屠不语请了进来,然后忙把南怀仁拉到一边,瞅着他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冒出一个五六十岁的师弟来,这还真有点让他吃不消。

    “呃——”南怀仁一时间也说不上话来,最后他只好说道:“师兄,前段时间我,我是跟你说了,二师兄最近要回来嘛。”

    李七夜当然知道是二师弟要回来,当时南怀仁说过这事,他也根本没放在心上,当时他在心里面认为,掌门人苏雍皇的二徒弟也只不过是二三十岁的人,顶多也是四十岁光景。可是,眼前的二师弟,甭管他年纪有多大,至少看起来是六十岁这样子,突然冒出一个六十岁光景的二师弟,这让李七夜有些郁闷了。

    “师兄,他真的是掌门座下的第二弟子屠不语师兄。”南怀仁十分肯定地说道。事实上,掌门人座下也就只有屠不语这么一个弟子!李七夜也是最近才拜入掌门人座下的。

    李七夜不由一时间无语,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顶着他师父名号的苏雍皇,师父还没见,却冒出一个六十岁的师弟来了。

    不过,这是事实,总不能说他不认屠不语这个师弟吧,他这位席大弟子,是洗颜古派的年轻一代弟子的大师兄,不论年纪大小,都必须叫他一声大师兄。

    “我们洗颜古派还有几个这样大的师弟?”李七夜不由瞅了一眼南怀仁说道。他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被一群老头围着叫师兄,单是想一下这情景,就让人受不了。

    “就这么一个。”南怀

第三十八章屠不语(下)(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