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俗人回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6章 焚经归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

    边学道4月28日上山朝礼月身宝殿,就住了下来,两天后随行的洪诚夫传消息回公司——“边总决定7月下山”。

    从5月到7月,整整两个月不回公司,这怎么行?

    于是五一假期期间,有道集团高管集体上九华山,力劝老总回心转意,哪怕缩短为在山上住一个月也好。

    结果谁也没劝成功。

    边学道不改主意,不放弃的众人推出李裕软磨硬泡,大家的意见很一致:老总还年轻,不能放任他滋生避世之心。

    软磨硬泡的结果是边学道祭出闭口禅。

    这下李裕也没咒念了,而且闭口前边学道认真地跟李裕说:“我待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想休息,不是因为累,也不仅仅是因为事故,而是我一直在想,假设有一天我的能力不能再匹配这家公司,那个时候,谁来接替我?谁的品德才能足以让我放心地把公司交给他?所以我想效仿别人的成功经验,施行轮值Ceo制度,因为最佳的锻炼和培养是让大家自己做决定,让大家自己做主。”

    沉默半晌,李裕问:“你在这里总不会对公司不管不问吧?”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怎么会?简报我还是会看的,而且我在这里另一个主要工作是静下来思考5年后10年后该干什么。”

    看出边学道心意已决,李裕不再劝了,因为他觉得设计公司发展方向,花再多时候也是值得的。

    李裕的想法没错,只是他漏掉了边学道话里的几个字——“另一个主要工作”。

    既然是“另一个”,那自然还有一个。

    一天后,李裕跟一众高管下山。

    当天晚上,边学道在静室里坐了一整夜,天亮时,他面前的白纸上出现一行“正”字。

    边学道想了一整夜因果。

    他想救人还想自保,在四山自导自演车祸,结果车祸失控,被王月所救,为了报答王月的救命之恩,他断了程东光的前程,引出程文璐报复,害死了祝德贞、唐根水和副驾驶。

    这般生死因果,若没发生,谁能参透?

    如果说有错,又错在何处?

    错在想救人?

    错在想自保?

    错在为了让自尊自强的王月解气使用手段?

    还是错在对祝德贞心动明知是对方制造相处机会还配合同行?

    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做,老老实实当一个收租公,是不是就没这么多因果?可若是什么都不做,不失去,也不得到,这一世跟前一世又有什么分别?得到了,又失去了,跟没得到过又有什么分别?

    是经历吧!

    是记忆吧!

    很多人费尽毕生力气,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曾存在过吗?

    什么都不做,一张白纸来,一张白纸去,生命又有什么意义?人生的乐趣在哪里?

    可是换一个角度,自己的一场斑斓人生,是用那么多人消失铺就的,不论其中的爱恨情仇,终究是亏欠,只是不知道今世的纠缠,是前世因的果,还是来世果的因。

    想着想着,边学道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脑海中,他爱的,爱他的;他恨的,恨他的;因他而升的,因他而堕的;因他而活的,因他而死的……一个个人,一张张面孔,一个个背影,熟悉的陌生的,平静的狰狞的,模糊的清晰的,轮番浮现,仿若有形。

    他看见了向斌,看见了杜海,看见了李伟,看见了金川赫,看见了胡溪,看见了边学德,看见了唐根水,看见祝德

第1516章 焚经归心(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