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俗人回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4章边学道的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oo1年7月13日晚,申奥之夜,举国都在等待莫斯科的消息。

    电视屏幕里,坐在现场等待结果的每个中国人都期待无比,也忐忑无比。参与申奥的人,无论参与程度多深,恐怕都不能百分百确定中国肯定能成功。

    但边学道能。

    临近22点,看着电视里屏气静声、双手握拳、一脸紧张的人们,边学道忽然好奇地想到,会不会有人和自己一样,已经知道了结果呢?

    随着萨马兰奇音独特的“beijing”出口,中国沸腾了。

    各地的转播现场,人们叫着跳着,哭着笑着,不能自已。

    镜头里的每个人,都表露出自内心的高兴和自豪。马路上开车的人,此起彼伏地鸣笛,可就算已经这么晚了,没有人怪他们,反而觉得很应景儿、很带劲儿。

    北京中华世纪坛下的欢呼更是排山倒海,庆祝随着国家领导人出现在中华世纪坛进入高潮。

    虽然这些视频前世就看过,而且不止一遍,可是再次亲身经历,边学道还是止不住跟着激动了一把。

    这一晚,躺在床上,边学道想了很多事情。

    7月15日,边学道到学校交了自己的报考志愿。父母对大学的好坏不太懂,大体尊重了儿子的意见。尤其他们跟身边的朋友同事打听到东森大学校风严谨、管理严格之后,更是十分同意儿子的选择。

    因为学校早就通知15号这天要照毕业照,能来的同学基本都来了,边学道见到了董雪。

    简单聊了一会,边学道知道董雪估分4o5,志愿报的是中国民航大学乘务专业。

    “你要去当空姐?”边学道有点没想到董雪的选择。

    “嗯,早就打算好的。4月的时候去体检面试了。”董雪看着远处的天,“听说你这次考的很好,上一本了。”

    “差不多吧!”

    “谢谢你把我抱出考场,找到我爸。”董雪看着边学道的脸颊,“你那件写字的T恤还在么?”

    “洗了!”边学道做了一个搓衣服的动作,笑着说。

    一起照完毕业照,要好的同学三三两两一起照相。

    边学道和周航、董雪、郭东几个各照了几张。

    周航志愿报的人民大学。看见周航的志愿表后,边学道想起来了,周航前一次考上的就是人民大学。

    漫长假期开始了。

    和同学聚了几次餐,边学道收拾一下东西,去了乡下的五叔家。

    边爸这一辈兄弟五个,边爸排老四。

    边家是有家谱的,边学道这一辈名字中间都用“学”字,第一个男孩出生后,大伯建议用“仁义道德”取名,边学道排老三,于是他轮到了“道”字。

    五叔家离市里2o公里的样子。五叔的小儿子边学德不是读书的料,初中读完就出去学修车了。

    这两年五叔承包了一个小山种果树,家里生活条件渐渐好了起来。

    边学道就是奔着五叔家果园去的。他记得那个小山上,有一个看护果园的木屋子,边学道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没人打扰的地方整理头绪。

    五叔家果园种的主要是李子和山楂,五叔五婶对边学道要求白天去看园子求之不得。边学道在五叔家结结实实住了半个月,每天早上出门,在山上待一天,晚上回去。

    边学道随身带着一个包,装着笔记本、笔和随身听、几盘磁带、不少电池。

    他在山上的木屋子里,看云听雨,想到什么就记下来,然后用独特的记录方式写到一个本子上。想起曾经常听的、常在kTV唱的歌曲,就唱出来,记忆里一些歌这个时候还没出现,他就词曲分离,把词用笔记下来,哼出的旋律,用随身听录下来。

    折腾了几天,记下来1o多,有周杰伦的,有shinedon的,和国内流行度比较高一些歌。

    实事求是地说,边学道就是一个小市民,一个俗人,重生之后,他最大的愿望是让自己和身边的人生活得更好。

    那种一年365天,要上25o+个夜班的日子他不想再过了;那种困于房贷、车

第014章边学道的路(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