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氏虎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难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回到自己的屋子后,赵虞枕着双手躺在床榻的边沿,思索着母亲周氏所说的难民问题。

    自前几日来到这个家后,他所见到的都是这座鲁阳乡侯府内的情况,却从来不曾想过,原来在这座府邸外,世道并不是那么太平。

    不知过了多久,赵虞轻声问道:“静女,我娘所说的难民,闹得很严重么?”

    在旁,静女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把凳子上,由于周氏已经允许赵虞可以歇几日再去公羊先生那屋,因而她倒也不再催促或劝说。

    直到听到赵虞的询问,静女这才摇摇头解释道:“少主,奴也有许久不曾出府了,不清楚府外的情况。……要不奴找在府门值守的人问问此事?”

    听到这话,赵虞脸上露出几许惊诧:“你是说,府门外就有难民?”

    “有一些的。”静女点点头说道:“前些日子,在夫人还未派奴前来伺候之前,奴碰巧听到府内的大管事向夫人禀告,说有些难民聚在咱乡侯府外,祈求咱乡侯府施舍一些吃食……”

    “哦。”

    赵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翻身下了床榻:“走,去前门看看。”

    “这……少主,等等奴……”

    片刻之后,赵虞便带着静女来到了前院。

    期间,有碰到府内的仆从与护卫,这些人好奇地看着府上的二公子快步向正门而去,但倒也没有上前搭话。

    径直来到府邸的正门,赵虞此时便看到正门紧闭,从旁有四名腰跨利剑、身穿皮甲的卫士在那边闲聊着什么。

    『这么严重么?连府门都关上了?』

    赵虞惊讶地想到,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一般大户人家是不会在白天紧闭正门的——这大概是有什么说法。

    注意到赵虞与静女向自己走来,那四名原本正在闲聊的卫士立刻停止了说话,纷纷面带困惑地向赵虞二人看来。

    其中有一名目测三四十岁的护卫朝赵虞走近几步,旋即拱手抱拳,率先行礼:“二公子。”

    继此人之后,其余三名护卫亦纷纷抱拳行礼:“二公子。”

    赵虞也很意外于这些护卫都认得自己,不过这就好办了,他朝着那四名卫士点了点头,亦学着他们抱拳行礼作为回应。

    “几位辛苦了。”

    “……”那四名卫士见此,明显感觉有些惊奇。

    此时,那名目测三四十岁的护卫困惑问道:“二公子,您这是……二公子来这边有什么事么?”

    赵虞并没有立刻道明来意,而是拱手问道:“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听到赵虞这话,那名三四十岁的护卫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惶恐之色,连忙拱手说道:“在下可当不起二公子这般称呼,在下张应,二公子叫在下张应即可。”

    旋即,在邓应的示意下,其余三名卫士亦纷纷向赵虞抱拳,自报姓名。

    牛继、郑罗、石觉,这便是其余三名卫士的姓名。

    互通姓名之后,气氛融洽许多,此时赵虞指了指紧闭的正门,问张应道:“张大叔,我想知道,为何白昼里将正门紧闭?”

    “二公子叫在下张应即可。”

    说着,张应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正门,旋即对赵虞解释道:“回禀二公子,这是张卫长的命令。”

    『张卫长?』

    赵虞小声附耳询问静女:“那是谁?”

    温热的呼吸,弄得静女耳朵有些发痒,她忍着羞涩,附耳对赵虞解释道:“少主,府上的卫长姓张名纯,此人深得乡侯器重,统辖府内的众多卫士……”

    “哦。”

    赵虞了然地点点头,旋即又问那几名卫士道:“原来是张卫长的命令……不过,为何要紧闭正门呢?”

    “这个……”

    张应脸上流露出几许迟疑,似乎在犹豫是否需要透露给眼前这位二公子。

    见此,赵虞又补充了几句:“莫是因为难民的关系么?”

    听到这话,张应绷紧的脸庞稍稍放松,他惊讶地问道:“二公子知道此事?”

    赵虞点了点头:“今日听母亲提过。……是故我来前门问问情况。”

    “哦。”

    一听到周氏,张应也不再隐瞒,如实告诉赵虞道:“正如二公子所言,张卫长下令关闭府门,正是唯恐那些难民冲击府内……”

    “冲击府内?”赵虞微微睁大双目,面露惊讶之色。

    话音刚落,从旁有最年轻的卫士郑罗小声嘀咕:“活不下去之人,什么做不出来?”

    听到这话,张应回头瞪了一眼郑罗,年轻的卫士遂不说话了。

    然而此时赵虞已经听到了这话,惊奇地问道:“那些难民竟会冲击府邸么?”

    张应会错了意,以为是赵虞害怕,连忙安慰道:“二公子莫惊,这只是张卫长

第十二章:难民!(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