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氏虎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陌生年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次日,也就是赵虞来到这个家中的第三日,他辰时左右便醒来了。

    待醒来后在床榻上坐起,赵虞便看到床榻的外侧靠近榻尾的那里,有一叠折叠地整整齐齐的被褥,以及另外一叠叠整齐的衣物。

    衣物,那是赵虞的,至于被褥……

    微微一愣,旋即他便想到那是静女的被褥。

    是的,昨晚他是跟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一起睡的,但纯粹就是同榻而眠,没有任何所谓的旖旎。

    “已经起来了么?”

    小声嘀咕了一句,赵虞看了看屋内,却见屋内四周都瞧不见静女的踪影。

    当然,这个举动只是出于他的好奇,他还至于堕落到让静女来伺候他穿衣服。

    起床穿好衣服,赵虞打着哈欠走向屋门,旋即他便看到静女站在屋外,微微侧着头自己给自己梳着头发。

    此时,那可爱的双丫髻已经被静女解散,柔顺的长发好似瀑布般垂下。

    “怎么不在屋里梳啊?”

    赵虞打了声招呼。

    然而听到身背后的身影,静女却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般跳了起来,回过头来脸庞上满是惊吓之色,直到待看清楚身背后说话的乃是赵虞后,她这才用小手拍了拍胸口,带着几丝埋怨释然说道:“吓到奴了,少主。”

    “抱歉抱歉。”

    赵虞随和地表示了歉意,但这反而让静女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不在屋里梳呢?”欣赏着静女不梳发髻的模样,赵虞好奇问道。

    “奴怕落下头发,不好打扫。”静女解释道。

    说着,她见赵虞看着她未曾梳发髻的模样,小脸微红,握着梳子的双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她打算待梳顺头发后,跑到北宅去去拜托几个关系较好的姐姐帮她梳个发髻,却没想到眼前这位小主人这么早就醒来了。

    “少主,您起身时怎么不唤奴呢?奴就在这里……不,是奴的过错,下次我应该留在屋内的……”

    意识到眼前这位二公子是自己穿好了衣物,静女有些惶恐地说道,她觉得自己没有履行好作为贴身侍女的职责。

    见静女满脸自责,赵虞哭笑不得地宽慰道:“多大点事,穿衣我还不会么?”

    说着,他指了指静女披在肩上的长发,岔开话题问道:“你能自己给自己梳个发髻么?”

    “奴哪有那本事,本来奴打算趁少主还未起身,到北宅那边找关系好的几个姐姐,拜托她们帮我梳一个发髻……”静女可爱地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哦。”赵虞恍然大悟,旋即点头说道:“那,待会我去问候母亲的时候,你去找人帮你梳个发髻吧。”

    “嗯。”静女甜甜地应了声,旋即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随意地将长发盘了一下,连忙说道:“少主,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呃……辛苦你了。”

    片刻后,待梳洗完毕,赵虞便领着长发披肩的静女朝北宅走去。

    待等他二人来到北宅时,鲁阳乡侯夫人周氏也早已起身,正坐在正屋的堂上喝着茶,在看到赵虞与静女二人后,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虍儿,静女。”

    “娘(夫人)。”

    简单的问候过后,周氏看到静女那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好笑地打趣道:“静女,你怎得连头发都不梳,就跟着虍儿过来?这可是很失仪的。”

    静女闻言有些羞涩地回答道:“今早起来时,才发现头发乱糟糟的……”

    “怎得,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周氏故意逗着静女,直到后者被逗得面红耳赤,她这才满意地转头对侍女竹说道:“竹儿,你帮静女去梳个发髻。”

    “是,夫人。”竹颔首答应,领着静女到偏堂去了。

    待二女离开后,赵虞开始施行他此行的目的——他希望能从母亲周氏的口中,打听到一些有关于这个时代的事。

    毕竟迄今为止,他连自己来到了什么国家都不清楚。

    至于为何向周氏这位妇道人家询问,原因只有一个,即目前为止,周氏与他最亲近,对他也最宽容。

    随后在斟酌了一下用词后,赵虞问周氏道:“娘,鲁阳乡侯这个爵位,是谁赐予爹的呢?”

    周氏愣了愣,不解地问道:“我儿为何这么问?”

第八章:陌生年代(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