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氏虎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问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回到屋内,赵虞任由静女替他梳理着头发。

    说实话,木梳轻轻刮动头皮的感觉,酥麻酥麻,着实不错,更别说执木梳的人,还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美丽可爱的小女孩,着实让人有些……心旷神怡。

    为了使自己不那么心旷神怡,赵虞遂与静女展开了一番交谈,他觉得这有助于使他了解这个家。

    而静女对他也是知无不言,但凡是自己所知道的,通通都告诉赵虞,包括她的身世。

    “……奴可不是侍奉夫人的侍女。”

    一边仔细地替赵虞梳头,静女一边轻声解释道:“服侍夫人的另有他人,是几位年长的姐姐,昨日少主看到奴,只是因为夫人经常将奴带在身边而已……严格来说,奴的资格,还不足够能侍奉夫人与少主呢。”

    “哦?怎么说?”赵虞好奇问道。

    静女也不隐瞒,如实说道:“一年前,奴才来到府上。此前,奴一直跟着我爹在田里务农……”

    “务农?”

    赵虞有些惊讶,他完全想象不出这个恬静而可爱的小女孩在田地里弄得满身污泥的模样。

    他好奇问道:“那为何你会来到这府上呢?”

    静女的动作微微一顿,双眸亦浮现出几分阴霾,语气有异地低声说道:“近些年大旱,田地里的收成一直不好,在爹爹过世后,奴的叔叔与婶婶与奴商量,便将奴与弟弟卖到了府上,说是这样至少一家人都不至于饿死……”

    “……”赵虞张了张嘴,也不敢问静女的母亲是否安康,只好颇为小心地安慰了几句。

    可能是感受到了赵虞的关切,静女褪去了脸上的忧伤,强撑笑容说道:“少主无需安慰奴,虽然奴的爹娘都不在了,但夫人对奴可好了。”说着,她咬了咬嘴唇,偷偷对赵虞说道:“奴的娘亲很早就过世了,奴那时年纪还小,记不得娘亲的模样了,但有很多次,奴偷偷把夫人看成是奴的娘亲,少主你可莫要说出去哦……”

    看着静女掩着嘴窃笑,仿佛偷到了雏鸡的小黄鼠狼,若非顾忌静女那令人感到悲伤的身世,赵虞着实想笑。

    片刻后,待梳罢头发,静女便领着赵虞前往大院,去见赵虞的母亲,也就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鲁阳乡侯夫人周氏。

    鲁阳乡侯夫妇,住在这座府邸的北边,从赵虞居住的东院向西,穿过一道圆门,便来到了昨日赵虞不慎从树上摔下来的大院,然后从大院向北穿过另一道圆门,入眼处是另外一个院落,院中亦有草木、池亭、假山、石桥,沿着庭院两侧的走廊,便可以看到鲁阳乡侯夫妇二人居住的正宅。

    沿途,赵虞与静女碰到了几名妙龄的侍女。

    在对赵虞行过礼之后,有一名侍女调戏静女道:“静女,听说夫人派去伺候二公子,日后你就不在这边住了,是么?”

    话音刚落,其余几名侍女便都忍不住调笑起来,笑地静女面红耳赤。

    可能是注意到赵虞微微皱了皱眉,有一名较为年长的侍女出面解释道:“二公子莫怪,静女与奴婢几人关系很好,奴婢几人并非想取笑她,而是为她感到高兴。”

    『感到高兴?』

    赵虞有些困惑地回头瞧了一眼静女。

    而此时,静女的回答也证实了这名侍女的话:“是的,少主,这几位姐姐以往都很疼爱奴的……几位姐姐今日没什么事么?我还要带少主去拜见夫人。”

    说话时,她还一个劲地朝那几名大她许多岁的侍女使眼色,但换来的,却是那几名侍女捉狭的笑声。

    最终,静女还是恼羞成怒般把那几名调笑她的侍女给赶跑了,看到这一幕,赵虞自然不会再认为那几名侍女是在欺负静女。

    随后,赵虞与静女又遇到几名看上去腰圆膀粗的帮佣,她们端着装满了衣服的木盆,待赵虞给她们侧身让路时,还颇为受宠若惊地表示了感谢。

    后来还遇到了一队护卫。

    总之,这些府上的下人与护卫都认得赵虞,在见到赵虞时纷纷行礼,口中尊称二公子。

    值得一提的是,静女似乎在这座府邸也有不低的地位,以至于这些人都不忘与她打招呼,笑着唤一声静女。

    而静女的回应也颇为守礼得体,但除了与那几名侍女打闹时曾流露出小女孩性子外,在面对那几名帮佣与护卫时,静女的态度却颇显恬静而淡雅,乍一看怎么都不像是一名府上的侍女。

    走到正宅前,赵虞看到屋外立着一名目测十七八岁的侍女。

    待见到赵虞时,这位侍女躬身行礼道:“二公子。”

    赵虞点点头,正琢磨着该说什么,此时静女上前对她说道:“竹姐姐,我来少主来拜见夫人。”

    “嗯。”名为竹的侍女微微颔首,在用略显惊异地目光看了一眼赵虞后,侧身让路,口中说道:“夫人已等待二公子多时了。”

    话音刚落,屋内便传出了周氏的声音:“是虍儿么?”

    

第五章:问安(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