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七月己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的模样,和后世煮汤的锅已很相似,比起三足的鼎,它能更有效使用火力,节省时间和燃料,这一点颇受平民和军队喜爱,秦末时,项羽就使出了必杀技“破釜沉舟”,打赢了巨鹿之战。

    人类身体不再有大的改变,但工具却一直在改进,从鼎到釜,但这还不是炊具进化的终点。釜只能用来煮和焖,虽然熟透,味觉上却少了刺激,于是任弘来到悬泉置后,又在这小小厨房里,添了一样炊具。

    那就是炒锅。

    硕大一口铁锅,敞口、球面的底、安有木把,占据了最大的灶眼,底部已被灶火熏得漆黑。

    别看锅只有一口,却是几个月前,任弘花了大价钱,在效谷县城请铁匠专门铸的。边塞铁贵,他为了说服小器的徐奉德,可花了不少功夫。

    虽然质量没法跟后世的比,但也凑合着用吧。

    巡视完厨房,任弘放了心,对夏丁卯道:

    “粟、黍、酱、醋、豉(chǐ)皆已完备,但这些寻常食物,其他置所也有,唯有各类面食,还有这锅炒出来的菜肴,才能显出悬泉置的独一无二来,对了夏翁,鸡杀了几只?”

    悬泉置自有鸡埘(shí),养着几十只鸡,一般时候只吃鸡蛋,但遇上贵客到来,任弘就得在那本专门的《鸡出入簿》上,添上几笔了。

    夏丁卯道:“老仆记得,傅介子上次在悬泉置停留时,最爱吃鸡,便让人一口气杀了六只,都已收拾妥当,敢问君子,这些鸡,该如何烹饪?”

    任弘只点了一道菜:“夏翁按照拿手的来,但有一样,却万万不能少,那就是……”

    还不等他将话说完,却听到悬泉置角楼上,有人大声喊道:

    “西边来了一队车马!”

    ……

    悬泉置不仅是过往吏卒胡商的驿站,也是戈壁滩上的哨所。

    总有几位持弩的材官,不论昼夜,谨慎地站在坞院东北、西南的两座角楼上,凝神戒备。

    敦煌郡羌胡杂处,周边除了羌人,还有保于南山的小月氏部落,而匈奴人的马队,也经常在境外游弋,悬泉置得安排人放哨,监视过往行人,观察烽燧示警。

    每当有车队路过,他们也会向置所禀报。

    待任弘匆匆登上了角楼时,顺着材官指向远方的手,正好看到,笔直向西的丝绸之路上,扬起了一阵烟尘,看来队伍不小……

    等到那车队走近了,任弘才看清,足足有三十余人,队伍里不仅有牛马车,更有几头骆驼,身上满载货物,每走一步,都响起悠悠驼铃。

    而位于队伍最前方的,则是一辆驷马轺车,车舆中,有位高冠士人正襟危坐,手持一根八尺长杆,杆上末端以染成红色的牦牛尾装饰,为其毦(ěr),一共三重……

    牦牛尾迎着干燥的西北风,轻轻飘扬。

    见到此物,不论是角楼上的材官,还是走到悬泉置外迎接的徐奉德,都变得肃穆起来!

    方才还在到处忙活的置卒们,手里的杂乱东西赶紧放下,挡在道路上的,则默默让到一边,垂首肃立。

    不是因为来者是六百石的官儿。

    也不是因为,他们是传书要求高规格招待的贵客。

    而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轺车上的东西代表着什么……

    连任弘,也在坞壁上站直了身子,目光久久停留在鲜艳的牦牛尾毦上。

    “那是出使西域归来的使者。”

    “是大汉的旌节!”

    ……

    PS:汉代人最喜欢在墓穴里画“庖厨图”,书友圈的图老发不出来,稍后发在章说里。

    

第10章 七月己卯(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