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好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置啬夫徐奉德背着手走出悬泉置时,外面正热闹。

    悬泉置外的空地上,多了个四尺高的方形土灶,以青砖砌成,肚大口小,形似倒扣的水缸,外面则抹上和了羊毛的粘土,底部留有通气口。

    这是昨日任弘得到徐奉德准许后,带着悬泉置里的徒卒们筑起来的,时值初秋,敦煌天气酷热,才一昼夜,土灶里外就彻底干透,可以使用了。

    眼下这灶坑里,火烧得正旺,不断有柴木被投进去,一直烧得坑壁滚烫,待明火消失后,夏丁卯才将早已擀好的二十几个面胚放进去。

    徐奉德凑过去一瞧,却见扁圆的黄色面胚上,表面撒了些黑色胡麻,且已按照任弘的要求,捏好了馕边,扎了透气孔。

    面胚被紧紧贴在圆形坑壁上,待到贴完了,便用一张熟牛皮,将坑顶一蒙。

    然后任弘等人,就什么都不管,只在一旁吹牛打屁了。

    “这就完事了?”

    徐奉德有些发怔,以往任弘提出的那些新颖吃法,无不是要在铁锅前努力翻炒,各种加料,吃是好吃,就是费时费力,做出的菜肴价值不菲,只有招待官吏贵客才能上案,今天怎么如此简单?

    “等上一刻即可。”任弘信心十足,烤馕是最地道的西域省美食,他前世在西域省跑时,几乎天天吃,做法也亲眼见过无数次,今日只做最简单的,既不刷油,也不二次烤制。

    徐奉德仍有疑虑:“这胡麻是药啊,能和饼放一起?”

    任弘道:“几个月前,啬夫不也说胡蒜是药,辛辣难吃,拒绝食用么,现在如何?”

    胡蒜就是大蒜,也是张骞老哥从西域带回来的外来物种,眼下也只是作为药材。

    中原的医者们认为,此物能通五脏,达诸窍,去寒湿,辟邪恶,而往来丝路的邮差信使,常随身带一包胡蒜,一旦中暑,就将大蒜和水嚼上一颗……

    那滋味,别提多酸爽了,头一次吃的人,估计辣得满脸是泪吧。

    有没有效果任弘没试过,他只知道,一旦某人和你说话时满口蒜味,那多半是经常出远门的邮传驿卒。

    起码在敦煌郡,任弘是将胡蒜入菜的第一人,蒜瓣拍碎了加入滚油里就锅一炒,不管炒菜还是炒肉,味道都变得更加美味。

    吃面食就更少不了蒜了。

    “世上没有任何两种食物,像蒜和面这样般配。”

    任弘忘了这是哪位名人说过的话,反正不是鲁迅。

    对大蒜,徐奉德一开始是拒绝的,直到他拗不过夏丁卯的力荐,尝试了一次……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如今徐奉德每逢吃饭前,已经能娴熟地剥上几头大蒜,边剥边等面出锅了。

    果然,大西北的人吃蒜,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而细细数下来,芝麻、大蒜、蚕豆、香菜、黄瓜、石榴、核桃、葡萄,都是凿空西域后陆续传入的……所以说,博望侯张骞,真真是大吃货国的千古功臣,民族英雄啊!

    任弘用胡蒜做了比方后,徐奉德便没话说了,摇了摇头,回到悬泉置的门口阴影下,让人铺了个蒲席,坐等任弘的杰作。

    “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出甚么来。”

    不过在任弘看来,老家伙就是馋了,想一出炉就尝尝。

    干等也是等,任弘便捧着一包胡麻过去,给徐奉德又提了个建议。

    “多种胡麻?”徐奉德眯起眼来:“为何?我悬泉置又不开药铺。”

    “我前段时日,问过在效谷县屯田的人了。”

    任弘耐心地解释道:“他们说,但凡是头一年种过胡麻的地,来年必然病害少,地力肥,产量高。”

    “这说明,此物有增加地肥,艾杀虫豸之效,啬夫不是打算在悬泉溪水边,再多开百余亩新地么?不妨先种胡麻试试。”

    悬泉置原本只有百多亩地,不种粮食,只作为菜畦,种些葱、韭、葵等,尽量保证蔬菜自足,近来随着往来河西的行客数量增加,已有些不够了。

    “若真如你所言,倒是可以一试。”

    见徐奉德有所松动,任弘很是高兴,胡麻价钱不菲,若是能每年种上几十亩,悬泉置烤馕需要的芝麻就不用发愁了。

    芝麻还有其他大用,比如榨油,这年头的油主要来自动物肥肉炼制,但哪怕是家养的动物也很羸瘦,没啥油水。

    至于植物油,花生还在远美洲,后世开遍青海湖畔的油菜花也是外来物种,任弘至今尚未见到,也不知传入中原没有?

    所以眼下能找到的油料作物,只有芝麻。若是能以悬泉置为起点,广种芝麻,让白色的芝麻花开遍河西。

    这样的话,再过些年,任弘或许就能喝上芝麻油,甚至可以用芝麻酱蘸涮羊肉了……

    如此一想,他竟有些饥肠辘辘,抬头看看日头,吃下午饭的餔时(15点到16点30)已到。

    这时候,徐奉德鼻子却动了动。

    “好香!”

    任弘也闻见了,这是麦面熟透的焦香,以及芝麻烘烤后散发的浓香。

    他望向馕坑,拊掌笑道:

    “馕熟了!”

    ……

    哪怕到了出炉时,馕坑的温度依然是炙热的,夏丁卯忍住满头大汗,手持火钳,将馕一个个拎出来,厨佐罗小狗手持箩筐在旁接着。

    却见那烤制好的馕经过烤制,水分全去,糖分发生降解,为馕染上了焦黄色,浓郁麦香扑鼻而来。

    罗小狗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一时没忍住,伸手想去拿,才触到却叫了起来:

   

第8章 好烫(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