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傅介子欣赏勇士,倒是与我事先猜测的差不多……”

    任弘早就想明白了:“先前那西部督邮不用我,因为他是郡吏,凡事求稳,知道我是受禁锢的罪吏子弟,便不敢冒险。”

    “但在绝域里奔波的将军、使节,他们缺的,正是奇节勇士!”

    说句不好听的,正儿八经的官宦子弟,良家百姓,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谁愿意到西域冒险?

    张骞两次出使,队伍里也多是郡国恶少年,亦有来自属国的羌胡,头上顶着各式罪名的驰刑士。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穷凶极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卖命,才能发狠,才能豁出去。

    正是这群人,以无畏的勇气,向着未知世界进发,硬生生凿空了西域!

    这是属于华夏的地理大发现。

    但光有勇气,还不够啊,想要出类拔萃,任弘还得展现一些其他东西……

    于是任弘立刻折回悬泉置,却见徐奉德还站在门口,他头戴刘氏冠,在悬泉置一众帻巾里,鹤立鸡群。

    方才在苏、张二人面前,徐奉德可是满面春风,眼下却冷了下来,见了任弘,便没好气地说道:

    “诏书抄完了?”

    任弘指着北墙处:“都抄到墙上了。”

    徐奉德吹胡子瞪眼:“这次没砸笔?”

    任弘笑道:“啬夫听到了?”

    徐奉德冷笑道:“悬泉置巴掌大的地方,你喊那么大声,置所里的众人,烧火的、站岗的、喂马的,谁没听到?”

    “置所里的笔可不多,若是损坏了,你可是要赔的!”

    徐老头一激动,脚下还打了个踉跄。

    “啬夫勿急,我力道不大,笔没坏,没坏。”

    任弘过来搀扶徐奉德,徐奉德却揽过任弘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大丈夫,安能久事笔砚间……确实是壮士之言,任弘啊,看来是我悬泉置地方小,装不下你了……”

    徐奉德其实是很欣赏任弘的,在他看来,此子聪明伶俐,未来倒是可以将悬泉置放心交给他,甚至还一度想为自家女儿牵线搭桥,让她嫁给任弘。

    可近来他才看明白,这任弘,不是能在小地方呆一辈子的人啊!

    穷困偏僻的戈壁滩,装不下年轻人的心,他们的眼睛,总是望着外头,或憧憬神秘的西域,或渴望富丽堂皇的长安……

    任弘笑道:“我听闻傅介子事迹,一时妄言,啬夫可别放在心上!”

    “不过,那傅介子出使归来,再有八九日就到悬泉置了,抵达当日,悬泉置要如何招待,才能让傅公满意?”

    徐奉德不以为然:“他比那挑嘴的督邮还难伺候?夏丁卯做的菜,西部督邮不也赞不绝口么。”

    任弘却道:“督邮不过是区区郡吏,岂能和持节的朝廷使者相比?”

    “更何况,上个月,啬夫还对众人说,希望今年上计时,悬泉置能拿下全郡之最!”

    “那是酒后之言,当不得真……”徐奉德老脸有些发红,他喝了酒后,总喜欢说大话。

    “可我记在心里了,置所里的二三子,也都记下了。”

   &

第6章 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